【知识点】史上最全的敕勒川文化知识!

时间:2022-7-22    作者:5A旅游    分类: 棋趣联盟


智利川北依阴山,南依黄河,适宜发展农牧业。这种独特的自然环境使其成为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的交汇点。其自然地理环境是智利四川文化形成的地域基础;游牧经济与农耕经济相结合,形成了农牧结合的生产方式,是川文化形成的经济基础。智利川文化是中原农耕文化与草原游牧文化长期融合形成的历史产物,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生动体现。

一、智利川文化的地理范围和自然环境

智利川文化是指在智利川特定的地理范围和独特的自然环境中,草原游牧文化与中原农耕文化长期融合而形成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对智利川文化的研究源于古《智利歌》:“智利川,阴山下。天如穹顶,笼罩四野。它是由居住在阴山脚下的智利人所唱的。始见于北魏,最早见于唐代李延寿编纂的《北史》。

智利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名字。由于人们擅长制造非常高的车辆,因此被汉人称为“高车”。据史料记载,智利人早期居住在贝加尔湖周边地区,后迁徙至莫南地区,因此人们称该地区为“智利河”。 《智歌》是当时莫南地区畜牧业繁荣的真实写照,体现了北疆风情和长城外游牧民族的风土人情。

智利川位于内蒙古高原中部。阴山与黄河之间的冲积形成的平原地区是智利川地区最典型的地理标志。从地理上看,阴山与黄河在这一地区相互映衬,形成了智利川地区的典型地貌特征。阴山位于内蒙古高原中部和河北北部,东西纵横,全长约1200公里。其特点是南北不对称,南坡陡峭,南坡下有狭长肥沃的平原。北坡较为平缓,起伏起伏,形成波浪状的高原。 黄河从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和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雀儿沟河附近进入内蒙古。势垒南下,在老牛湾转了一圈,经内蒙古准格尔旗玉树湾和山西河曲老城流向中原,流域面积8.5万余平方公里.

阴山脚下,受黄河冲击形成的平原地带,就是智利河的“川”。这里的肥沃土地不仅是农人赖以生存的粮仓,也是游牧民族发展畜牧业的草原。智利川独特的自然环境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民族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各族人民逐渐找到了适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道路。智利川独特的地域文化,是在与各民族共同生活、交流、交融的过程中形成的。

青木川5a景区规划图_敕勒川文化旅游景区_桂林l临 川 大野神境 景区好玩吗

地处阴山脚下,内蒙古土木右旗,农田作物长势良好。赵婷婷 摄

二、智利川文化创作主体的多样性和生产方式的独特性

创作主体的多样性是智利川文化形成的主要特征。智利川地区发现的大窑文化可以追溯到70万年前。可以看出,该地区在旧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新石器时代智利川地区气候温暖湿润,黄河流域散布着具有典型原始农业特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3500年前,由于气候的巨大变化,农业随之衰落,畜牧业兴起。这一时期,智利川地区出土的青铜器等出土文物充分表明,这里的文化与中原文化有着明显的不同。在文献中,居住在这里的民族被称为土方、贵方、羌方。商周时期,有兽墟、山戎、李云等游牧民族在这里生活和生产。据史料记载,春秋战国时期,智利川地区已完全成为毡帐之乡,畜牧业成为主要生产方式。正是在这一时期,赵武灵王进行了“胡服骑射”的改革。

从明清两代开始,大量大陆人进入智利川地区。这些人群的主要来源如下:

首先,明朝末年,蒙古图麦特部落的首领阿拉坦汗(又译阿勒坦汗)努力吸引大陆人移居智利川地区发展农业和手工业。据史料记载,阿拉坦汗招募的汉族工匠建造了大量的半生(房屋),形成了许多半生村落。到“隆庆和会”时,进入智利川地区的汉族人数高达5万人。至万历初年,半生村汉人“达十万之多”。

第二个是“通工互市”。阿拉坦汗不仅努力发展农业和手工业,还多次向明廷提出“通公互市”的请求,隆庆五年(1571年)实现了市场的正常开放贸易。互市进行时,市场上摊铺机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明代木文喜写诗《永三娘子》,描写三娘子和阿拉坦汗去互市的情景:“小兰学汉服,披貂锦。入市一一个。” “通工互市”加快了智利川地区的商业往来,促进了不同民族之间的交流。搭建两国贸易桥梁的“旅商”,在清朝康熙末年,发展成为称霸边疆的富商“大盛奎”。

第三,清朝统治者在智利川地区大力弘扬藏传佛教,并招募了许多内地工匠建造寺庙。康熙皇帝亲自攻打噶尔丹,驻扎在图莫特,并留下部分胜利归来的部队在桂花城。

第四是“向西”的移民。山西、陕西、河北等地的大量移民来到草原,极大地改变了智利川地区的人口结构、民族结构和生产力分布。民国时期《绥远志略》记载,绥远汉族约占十分之六,多来自山西、河北、山东、陕西、甘肃等省,多于汉族。清代中叶迁徙,山西人数居各省之首;和灵儿堂共有村落228个【知识点】史上最全的敕勒川文化知识!,其中大部分为寇内新、代州、栖县、太谷、阳曲、大同、左运、平禄等县,租用蒙古土地居住;图梅特以西,沂蒙七旗境内,靠近黄河和长城的地方很多,有很多中国的足迹。 “走西口”开辟了连接草原和中原的道路,搭建了经济交流的桥梁,促进了各民族的交流融合。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智利川地区生活着20多个民族。他们将自己的智慧和汗水融入了这片土地。我们很难剔除一个民族独有的单一文化元素。不同时期许多民族的文化元素是构成智利文化的元素。可以说,智利川是一个多民族交融的大熔炉,各种文化在这里交融碰撞,形成了“你有我,我有你”的紧密联系。智利川文化既不是纯粹的草原文化,也不是纯粹的农耕文化,而是北方草原游牧文化与中原农耕文化长期融合的产物。它最大的特点是创作题材的多样性,既有地域性,又有国籍。

青木川5a景区规划图_桂林l临 川 大野神境 景区好玩吗_敕勒川文化旅游景区

游牧与农耕的结合是智利川文化形成的核心要素。畜牧业曾经是智利川地区的主要生产方式,但纯畜牧业有不可逾越的弱点:一是过于依赖自然环境,一旦遭遇灾年,人们的生活得不到保障;二、畜牧业 工业产品比较单一,不能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这是阿拉坦汗努力吸引大陆民众进入智利川地区发展农业和手工业,积极推动“通工互市”的深刻经济原因。这也是我们了解智利川文化形成的一个关键因素。随着内地人潮涌入,尤其是“西口”移民潮的出现,智利川地区形成了农牧业共同发展的产业格局,成为形成的核心要素。智利文化。

智利川地区的早期移民主要是农民。他们将中原的耕作技术带到了智利川地区,年丰收达到了“人人吃粮”的水平。这种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农牧民之间的土地和资源冲突。同时,以水草为生的生产方式,造就了游牧民族相对自由的性格和开放包容的心态。这种心态不仅让他们能够迅速接受来自中原的移民,而且还积极学习耕作技术,接受定居方式。逐步改变传统的游牧放牧方式,在一定区域划定圈养牧场,在规定范围内放牧,形成半农半牧的生产方式。

水和土壤的一侧支撑着另一侧。智利川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农牧结合,塑造了当地居民的性格和心理,形成了不同民族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依存的民族。关系,形成独特的文化特质。一方面,汉族移民给这里带来了耕作技术和先进的手工艺品,丰富了游牧民族的生产方式,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另一方面,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汉族。居民。在智利川的文化因素中,不仅融合了不怕困难、战胜困难的民族气质,还融合了细致、聪明、开放、发展、重商的地域心理。今天的智利川地区一直在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发展中名列前茅,这不仅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成果,也与该地区深厚而独特的文化底蕴密不可分。

三、多民族文化创作

历史上,许多民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社会条件下来到智利川地区,共同生活、相互影响,各民族的文化呈现出越来越相似的特征。然而,智利川文化绝不是不同民族传统文化的简单相加。在发展过程中,各民族文化既继承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又吸收了其他民族的文化。相互渗透,逐步形成了区域内各民族共有的意识形态,并融入了紧密稳定的文化结构。梳理智利川文化形成的历史脉络,我们会发现每一步都离不开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交流与融合。为适应本地区自然环境,提高生产力水平,他们多方面取长补短,利用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创造了本地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代表性成果。在乐川这片土地的过程中,他们共同创造了乐川文化。

智利川文化的根本特征是多元文化的交融,表现在生产、生活等多方面。在社会生活方面,各民族在衣食住行方面相互影响。例如,汉族移民“口”所戴的帽子多为布帽或麻布(毛巾)。吃面条、肉类、炒饭等食物。当地的蒙古牧民在与汉族移民交流的过程中逐渐接受了定居生活,他们的服饰还包括丝缎、粗布等面料。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板升降机。 Bansheng,蒙古语原意为房子。明朝嘉靖年间,阿拉坦汗吸引内地工匠前来,利用阴山丰富的木材资源,在土墨川建造木屋居住,称“板生”,后引申为村、镇之意。从此,吐摩河不再是过去毡帐迁徙的风景,取而代之的是土屋、围墙等固定民居。在当时修建的众多半生城中,美岱召城和库库河屯(呼和浩特)是最著名的大半生城。 400多年来,“半生”的称号一直延续。呼和浩特、包头还有不少村名中带有“班”字,如优优班、麻花班、新心班等。

在生产生活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智利川地区人口不断扩大,商贸快速发展,各族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1575年,桂花城建在草原上,成为南部沙漠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不同地区的人们发挥各自的特长,从事不同的职业,如农业、畜牧业和商业。随着行业的精细化,各行各业得到了深度的发展和壮大,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些民间组织,比如各种商会。智利川地区逐步形成了农牧结合、多元化经营的格局。在这个过程中,“内人”与当地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了“安达”(蒙古语,意为兄弟)。

智利川文化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在地域文化中的体现。语言是民族交流的工具。蒙古汉族与其他少数民族在智利川地区的混居,以及各民族之间的通婚和交流日益密切,这必然导致智利川地区语言的变化。明代阿拉坦汗主要依靠译者与大陆交流,译者多为早期移居智利川地区的汉族人。汉族移民在“踏地而行”的理念指导下,积极学习蒙古语。据史料记载,“凡是对外出口的,都听不懂蒙古语。”蒙汉互学语言,在日常交流中,形成了蒙汉语言相互交融的现象,形成了智利川地区独特的“风搅雪”的语言表达方式。所谓“风吹雪”,就是蒙汉混杂,汉混蒙蒙。

在当地人的生活中,这种“风吹雪”的语言表达的例子很多。在智利川地区的汉语方言中,有一种是直接从蒙古语借来的。例如,“呼八海”是智利川地区汉语方言中的常用词。蒙语意为“光秃秃的荒山”,汉语方言是乱七八糟的意思; “哈拉”,蒙古语意为一团糟。 “黑”在汉语方言中是“杀”的意思; “道啦”在蒙古语中是“唱歌”的意思,在汉语方言中是“聊天”的意思。此外,还有蒙古语和汉语混合的类型。例如,“你真是小偷呼啦”是典型的“风吹雪”语言,“小偷”是汉语,“呼拉盖”蒙古语意为“小偷”,这句话中省略了“盖”音敕勒川文化旅游景区,前面和加在一起仍然是“小偷”的意思。蒙汉结合还体现在地名上,如阿山沟门(阿山,蒙语意为“圣水”)、张梓淖尔(努尔,蒙语意为“湖”)、好秦营子(皓钦,蒙语意为“湖”) ) 意为“老”) 等。在蒙汉通婚家庭中,给孩子起名时也有汉姓和蒙姓的情况,如张巴特(蝙蝠,蒙语意为“英雄”)、王楚鲁(楚鲁、蒙古语意为“石头”)等等。 “风吹雪”的语言表达反映了蒙汉民族融合的历史。这种语言促进了民族之间的认同,增强了蒙汉民族之间的亲近感,对促进民族团结具有积极意义。

艺术来自生活。不同的地域、不同的自然环境孕育出反映当地风土人情的独特文化,而艺术表演的形式是当地文化最直接的外在表现。在智利川地区,最具代表性的民间艺术是“二仁台”。 “二人台”是“西游”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各地的“西游”人在阴山脚下落脚后,还吸收了山西、陕西、河北等地的民歌、秧歌、社货、新天游等文化。艺术形式被带到这一地区,这些文学形式与蒙古​​民歌结合后,逐渐形成了智利川地区独特的艺术形式“二人台”。

从表演技巧来看,《二人台》融合了多种表演艺术形式。它是汉文化与蒙古文化在语言、艺术、表演等方面融合的结晶,体现了智利川地区的蒙汉文化。人们在交流过程中对彼此文化的认同。 2006年,“二人台”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人台》的演唱内容与群众生活息息相关,深受老百姓喜爱。其最具代表性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风动雪”的语言。在同一首乐曲中,蒙汉双语混在一起作词作词,有的蒙汉,有的蒙唱,有的蒙汉同时使用。以《阿勒本花》剧为例,阿勒本在蒙古语中意为“十”,“花”为汉语,“阿勒本花”意为“十朵花”。在演唱方面,该剧既有山西山西民歌的元素,也有蒙古族民歌的元素;在舞蹈方面,既有晋陕秧歌动作,也有草原舞姿态。可以说,“二人台”体现了蒙汉两族相互接纳、包容的民族关系,充分体现了川文化主体多元化的鲜明特色。

敕勒川文化旅游景区_桂林l临 川 大野神境 景区好玩吗_青木川5a景区规划图

民间艺人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圣奎文创园区表演《二人台》和《挂红灯笼》。王征 摄

智利川地区经历了数千年的历史变迁和民族交流,逐步建立了该地区相对稳定的文化结构。文化认同的不断加深,必然导致当地居民在思维方式和价值观方面的形成。许多共同的属性是在人们的意识形态中积累起来的。以文化认同为基础形成的民族关系,不仅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而且对经济社会发展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文化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今天,深入探讨历史发展脉络,总结智利川文化形成和发展的规律,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作者:内蒙古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本文为内蒙古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智利川文化形成的地域基础与多民族文化融合的文化特征”(项目编号:18YM01)阶段性成果) .]

标签: 文化 敕勒川文化旅游景区 【知识点】史上最全的敕勒川文化知识! 敕勒川 中原文化